第3章 打一辈子光棍

宋芳淘米煮上,把淘箩洗干净,擦了擦手从灶屋走出来,“哎呀娘,我说您消停会儿吧,不就一两称的事儿,你还白拿了人家一根猪大肠呢!他短你一两,刚好补里头了。”

宋芳是宋父宋母两口子的老来女,比宋巍这个三哥足足小了一轮,与温婉同年,刚满十五。

宋婆子哼了声,“我隔三差五就买他家肉,送我根猪大肠咋了。”

宋元宝蹲在一旁,剥着从地里顺来的蚕豆,“奶你是不是出门忘看黄历了?”

“可不正是!难怪我今儿个这么倒霉。”

宋婆子迷信,出门赶个集去村里割块肉串个门都得提前看黄历。

听到宋元宝的声音,宋婆子才发现大孙子已经下学。“元宝回来了?”

宋婆子把肉扔给宋芳,仔细往围兜上擦了擦手,过来要抱孙子。

七岁的个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宋元宝已经习惯被他奶心肝肉地疼着,由她抱坐在凳子上。

“你爹呢,咋没见着人?”宋婆子搂着宝贝孙子,扫视了一圈院里,没看到宋巍。

“回屋了。”宋元宝剥完蚕豆,把壳往地上一撒,很快引来几只鸡争相啄食。

宋巍这几年虽然没去学塾,却也没下地干活,他平日里帮县城最大的书铺抄书,偶尔给人做批注。

晚饭后,宋婆子在灶屋里收拾碗筷,宋巍进去烧水,准备给儿子洗澡。

宋婆子趁机道:“三郎,不是我这当娘的说你,年后就二十八的人了,咋还不想想婚事?”

宋巍拿着木瓢往锅里添水的动作一顿,“我天生倒霉命,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说出去哪个姑娘敢嫁?”

又补了一句,“再说,就算真有姑娘愿意嫁,元宝也不一定喜欢。”

在宋元宝的认知里,他生母早亡,宋巍要是成亲,等同于续弦,宋巍这个当爹的,自然要照顾儿子的感受。

“那就找个他喜欢的。”宋婆子说:“你总不能为了他打一辈子光棍。”

元宝喜欢的?

宋巍想到了什么,心绪微动。

——

温婉起了个大早,烙了糖饼煮了毛豆,还细心地用瓦罐装了水,刚背上背篓准备出门,一股强烈不安的预感猝不及防地就出现。

她预感到,宋三郎今日会和宋元宝一起去村口的大槐树下等她,之后被王瘸子撞到,王瘸子把他俩当成奸/夫/***,对宋三郎大打出手。

温婉:“……”

真不知道是宋三郎的霉运罩上了她,还是她带累了宋三郎。

温婉想了想,决定不去了,放下背篓把包好的糖饼和毛豆拿出来,自己坐在屋里吃。

“喂,吃独食是要变傻子的!”

土窗一颗圆溜溜的脑袋探进来。

温婉把手里的毛豆放桌上,望着他。

宋元宝知道她想问什么,嘿嘿两声,“我是翻墙进来的,反正你们家也没人。”

温父下田,周氏娘家亲戚办满月宴,一早就带着温顺去吃酒了,温家这会儿除了温婉,还真没别人。

晃神间,宋元宝已经从窗口爬了进来,顺手抓了一把桌上的毛豆,边剥边说:“我刚才带了我爹去大槐树下,想让他教你,结果你没去,怎么着,不想学字啦?”

温婉没办法跟宋元宝解释自己去不成的原因。

小家伙坐了好半天,最后往兜里揣了把毛豆,不忘捞个饼子,然后拽着温婉往外走。

温婉想着,都这会儿了,王瘸子就算会经过大槐树下,也早该走远。

温婉跟在宋元宝身后,朝村口方向去,刚走到拐角处,就见前头不远处有个穿着粗布棉衣邋里邋遢的男人,走路一颠一颠的。

“那不是周家村的王瘸子吗?”宋元宝一双眼睛滴溜溜在王瘸子的背上打转。

温婉怕被那人听见,忙一把捂住宋元宝的嘴,顺势将他拖到草垛子后面躲着。

宋元宝摘掉温婉的手,探出小脑袋去看,“王瘸子被刘寡妇拉进去了。”

温婉不信,小心地伸着脖子往外一瞧,果然见王瘸子被人半拖半拽,还掉了只鞋在门外,不多会儿,一只手伸出来,把鞋拿走,那是只女人的手,手的主人是谁,显而易见。

温婉:“……”难怪预感嫁过去会被折磨,王瘸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心思一转,拉着宋元宝的小手就往刘寡妇家的院墙边跑。

——

王瘸子今日喝了点酒,原本是按捺不住想提前来看看他那如花似玉的未婚妻温婉的,谁料刚走到刘寡妇家门外,就被刘寡妇使了大力拖拽进去。

看清楚拽自己的人是刘寡妇,王瘸子顿时吓得酒醒大半,一把甩开刘寡妇,“干啥玩意儿呢你?大白天的你把我往屋里拉,被人看见咋办?”

“你个没良心挨千刀的,那天晚上在被窝里还说等过了年娶我进门,回头你就找媒人去温家说亲,要娶个哑巴,合着你是为了爬我的炕才说那些好听话来哄我的?”

王瘸子怕她那大嗓门一会儿把村里人招来,忙伸手搂住刘寡妇的腰,顺势掐了一把,好声好气地连哄带骗,“心肝儿这话咋说的,我买她,那是准备给你当丫头使唤呢!”

刘寡妇斜瞅着他,“我都听人说了,你准备给二亩水田五两银子做彩礼,哪家丫头这么值钱的?”

王瘸子搂住刘寡妇,往她脸上香了一口。

刘寡妇被男人三两下弄得来了劲儿,半推半就,娇嗔道:“猴急啥,又不是不给你,先去屋里,一会儿让人瞧见了。”

等王瘸子和刘寡妇进屋,搬了石头垫脚的温婉和宋元宝二人才敢从院墙外抬起脑袋。

“王瘸子真不是个东西。这种人可不能嫁,否则你得吃一辈子的哑亏。”宋元宝趴在墙头总结。

温婉没听他叨叨,打了个手语。

宋元宝很快从自己兜里摸了个火折子递给她。

温婉接过,又继续打手语,宋元宝看懂,笑得蔫坏蔫坏的,明显举双手赞成温婉的整人行为。

准备好以后,温婉打开火折子轻轻一吹,立刻起了火焰,她往下一扔,干枯的稻草马上着火起浓烟。

两人齐齐跳下垫脚石。

宋元宝扯着嗓子大喊,“着火啦,快来救火啊!”

村民们只看到刘寡妇家院子里冒着浓烟,忙提桶打水要往里冲。

正在办事儿的王瘸子和刘寡妇闻到了火烟味,王瘸子扔下刘寡妇,边提裤子边往外跑,这才刚出屋,刘寡妇家院门就被前来救火的村民们撞开。

还在系裤腰带的王瘸子:“……”

衣衫不整跟着跑出来的刘寡妇:“……”

提着水桶的众村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