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德行败坏

乡下地方巴掌大,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能传得人尽皆知。

晚饭时分,周氏已经带着温顺从娘家回来。

饭桌上,众人心思各异。

温父正在琢磨怎么告诉女儿王瘸子德行败坏,周氏不吭声,想着能瞒一天是一天,她不想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了。

温顺吸溜一口汤泡饭,看向温婉的眼神轻蔑又嚣张,“小哑巴,你是不是还不知道自家瘸子未婚夫爬了刘寡妇的炕?”

温父脸一沉,“谁教你说的?”

温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随后不服气地吼回去:“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村里人都在传,还说那个王瘸子第二条腿都被咱村的人给打瘸了,跛着回去的。”

“吃饱了就滚出去!”温父气得胸口起伏。

周氏怕温父再动怒,忙拉着温顺出去,到门边的时候不忘回头看了温婉一眼。

温婉抬起目光回望着周氏,让周氏的某些心思无处遁形。

那对母子回屋后,温父搁下碗筷,对着女儿叹气,“前几日媒婆上门来说的那事儿,你别往心上去,王瘸子不是个好的,爹不会真把你嫁过去遭罪。”

温婉点点头,心里有些小窃喜。

——

刘寡妇偷人的事曝光,没脸出门,在家躲了几天。

这日趁着河边没人端着衣服来洗。

没多会儿,温婉也来了,手中端了盆衣裳,身后跟着条小尾巴,是宋元宝下学后没事干,来找温婉,温婉要洗衣裳,他说要来河边玩水。

见温婉蹲坐在自己上游撸撸袖子准备洗,刘寡妇端上自己的盆,挪到温婉上游去,一边捶打一边指着旁边撵不走的鸡大骂,“果然是只闷头鸡,三棍打不出个响屁来,活该没人要!”

宋元宝蹲在温婉旁边嗑瓜子,“温婉,刘寡妇拐着弯骂你。”

温婉比划了手势,宋元宝帮她转达,“刘婶子家院里的母鸡有人要,叫得又欢,全村人都听见了。”

“哪里来的小王八羔子,再敢胡说八道,老娘撕了你的嘴!”

温婉把衣裳放回盆里,站起身。

宋元宝叉着腰,满脸嫌弃地呸一声,把温婉的意思转达过来,“咱们去上游,省得什么脏的臭的都洗下来恶心人。”

刘寡妇气得一个倒仰。

温婉和王瘸子的婚事告吹,周氏急得不得了,寻着机会又回了趟娘家找吴婆子打商量。

“也怪那个王八蛋不争气,这眼瞅着就要娶个如花似玉的新媳妇儿进门了,他还跑去偷腥。”提起王瘸子,吴氏气不打一处来,啐道:“你说他找谁不好,瘸着一条腿大老远跑去你们村找个臭大街的烂货,还被那么多人当场撞见,说来也奇了怪了,刘寡妇家早不起火晚不起火,咋就偏偏那个时候烧起来了?怕是有人成心的吧?”

周氏才不去琢磨那么多,“娘,你快帮我想想法子,这桩亲事要是黄了,我那五两银子二亩水田打了水漂,顺子他爹还不得又把主意打到牛身上啊!”

吴婆子也愁,温家那个小丫头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身段好,模样俏,可却偏偏不会说话,她要是会说话,温家门槛早就被提亲的媒人给踩烂了,她们娘俩哪还犯得着在这儿愁眉苦脸的。

周氏忽然道:“娘,你上次不是说镇上我大哥做短工的那户人家太太不会生,老爷准备纳个妾吗?”

吴婆子一个激灵,“你不说,我都快把这茬儿给忘了。”

想到有希望,周氏目光亮了亮,接着说,“这事不能等,娘你赶明儿就跑一趟镇上,找我大哥,让他去探探口风,婉娘这样的好身段好模样,要是老爷嫌弃她不会说话,价钱好商量,五两银子贱卖我也认了。”

——

温婉又出现预感了,这次是预感到自己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每天被个陌生男人糟蹋。

除此之外,再没预感到别的,就跟前头那几年一样,只能预感个结果,中间的牵扯缘由,一概没有。

也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预感,温婉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那天她准备去大槐树下找宋元宝之前,那个预感,是她所有预感里面最完整的,有前因有后果,不会让她云里雾里地绞尽脑汁去串联,去猜测自己为什么会倒霉。

是巧合?还是说,真是宋巍的霉运“罩”上了她,所以只要预感跟那个人有关,就能看到完整的前因后果?

温婉觉得这事儿挺玄乎,光凭那天的预感似乎也不能说明什么,她得找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的猜想。

——

这天,温婉做了两个糖糍粑粑包好,背上自己的竹篓,朝着村学去,经过高粱地的时候瞧见前面走着个男人,后背宽阔,给人一种温厚的力量感,双手负在身后,走路的姿势从容稳健,不疾不徐。

温婉一眼认出来,前头的人就是宋巍,这十里八乡,再找不出气质比他更好的男人。

似乎是听到后面有响动,男人转头,恰巧对上温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看都看见了,温婉没好意思躲,硬着头皮走上前,她说不了话,也不确定宋巍看不看得懂自己的手语,只好扯出一抹笑,勉强算作打招呼。

宋巍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听着只是最寻常的问候,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准备去听课?”

温婉点点头。

“我去接元宝。”他说。

温婉诧异,以前她也没见到宋巍来接宋元宝,最近这段日子,他似乎来得有点勤啊!

温婉心里揣着事,没注意脚下,一个不慎踩上小石块,硌得她脚心疼,等回过神来,人已经往前扑了。

眼瞅着就要撞到宋巍身上,他及时伸出手扶住她,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

温婉来不及脸红,整个人呆愣住,因为就在他扶她的时候,她脑海里浮现了出门前那个预感的前因后果——

周氏和她老娘吴婆子母女俩商量着五两银子把温婉卖去了镇上给一户人家的老爷做妾。

老爷的太太不会生,所以老爷要让她怀孕,等生下孩子以后抱去给太太养,再一脚将她踢出来。

温婉有家难归,半路遇到去县城交书稿的宋巍,他好心用牛车载她一程,结果牛车翻沟里,人受伤不说,他的书稿还全打湿了。

温婉有些无语。

怎么感觉每次有他的预感里,都是她在拖累他?

预感里的事,让温婉心里害怕,她不想给人做妾,更不想生完孩子就被人一脚踹出门。

她仔细琢磨了一下,宋巍能帮她完整地看到预感内容,而她能提前看到即将发生的倒霉事,大可以想办法帮他避开,那么——

“身子不舒服?”宋巍见她脸色乍青乍白,出声询问。

温婉深深吸口气,蹲下身,从旁边捡了根树枝,笨拙地在地上写了六个字:你娶我,我旺夫。

她认的字少,就算有别的话,她也写不了,就这六个,还是扒拉了一遍自己学过的字,东拼西凑出来的,好在,主要意思表达出来了。

宋巍盯着她的字看了看,尔后又将视线落回她身上,“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想好了?”

写都写了,温婉只能豁出去,闭上眼睛,拼命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这是她自救的唯一办法——在继母行动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

“好。”他道。

磁实的声音,简单一个字,冷静又笃定。

温婉难以相信,抬起头,正对上宋巍的眼睛,很平静,里面一点波澜也没有,仿佛只是随口答应帮她做件寻常的事。

温婉没想过宋巍会直接答应,反倒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不是要去听课么?先起来。”宋巍说着,朝她伸出手,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又把手收回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