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侍寝

说是等会来的嬷嬷还没到,倒是先来了兰嫔。

沐皖颍正在桂花树下乘凉,一杯茶,一口糕点,惬意的生活让她的苦逼心情终于和缓了一下。

兰嫔看着贵妃椅上未施粉黛,却依然好看得过分的沐皖颍,面容扭曲了一下。

“哟,这要侍寝了就是不一样,原先还知道行礼,现在就会端架子了。”

得嘞,这弯酸的女人又要来挑刺了。

沐皖颍好心情荡然无存,起身行礼,“拜见兰嫔。”

兰嫔也不让她起,就左右打量她,然后说道:“规矩都不懂,要你去侍寝,只怕怠慢了圣上,惹得龙颜大怒,到时候掉脑袋,满门抄斩的话......”

兰嫔笑了一下,眼睛里透着阴恻恻的光,“不若,我替你侍寝。”

沐皖颍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明明是自己去侍寝,兰嫔替她去侍寝了,这不明摆着不给皇上面子?估计掉脑袋更快。

这兰嫔真把她当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就这么糊弄过去?

沐皖颍皮笑肉不笑地说:“多谢兰嫔好意,不过等下嬷嬷就到了,那些侍寝规矩,她们会教我的。”

这话正落下,就走进了几个嬷嬷。

“参见兰嫔,沐答应。”几个嬷嬷混迹皇宫多年,哪能看不出兰嫔和沐皖颍之间的剑拔弩张,但她们垂着头,不予过问。

“桂嬷嬷,”兰嫔摇着团扇上前,“我犹记得我初次侍寝也是你带的,你教人规矩有一套,我自是信得过的,不过我听沐答应家世贫寒,想来自幼所承礼教并不多,故而还需得你桂嬷嬷多用点心了。”

桂嬷嬷笑着应承,“沐答应有兰嫔如此姐妹,倒是沐答应的福气。”

兰嫔嘴角一勾,看了沐皖颍一眼施施然走了。

几个嬷嬷也不提方才的事,见着兰嫔走远,才客客气气地上前和沐皖颍见礼,另外一些人就开始忙活起来,烧水的烧水,准备衣服的准备衣服。

落畔阁一瞬间像是有了人气。

趁着大家忙活,春桃才凑近和沐皖颍说体己话,“主子,那个兰嫔太过分了!”

看着春桃一张包子脸还咬牙切齿的模样,沐皖颍不由得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那个兰嫔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你还这么生气。”

春桃摸了摸额头,委屈巴巴的,“这不是不一样嘛,主子今后可就是名副其实的皇上的女人了,她还敢这么......”

沐皖颍怔了怔,就这瞬间便走过来一个嬷嬷,“沐答应,香汤准备好了,赶快沐浴吧。”

沐皖颍欠身道谢,心想平时需要人的时候找都找不到,要侍奉皇上了,这些人有多少来多少,还个个手脚利索。

被推搡着进了浴桶的沐皖颍,一个嬷嬷拿着香胰子给她搓着背,另一个嬷嬷则是给她洗着发,沐皖颍舒服地叹气。

此时她也想明白了,好歹自己是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不就是滚床单嘛,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像古代那些贞洁烈女,宁死不屈?

好不容易能够活着,当然得珍惜生命!

蜡烛燃过一半,沐皖颍沐浴完毕,嬷嬷们伺候她穿上备好的薄衫,一层层纱下是绣着鸳鸯戏水的精致肚兜,乌黑顺滑的长发顺着珠圆玉润的香肩宛若瀑布倾泻而下。

桂嬷嬷感叹一句,“答应的头发生得真好,顺滑得很。”

说着,桂嬷嬷就从妆奁掏出瓶瓶罐罐准备上妆。

沐皖颍挑出一对明月珰,“嬷嬷,还是我自己来上妆吧,你们都忙活一下午了,也累了。”

一般这些小主在侍寝的时候都盼着自己能一侍成名,故而各个都费尽心力将自己打扮得出挑,嬷嬷们见怪不怪了,也省自己的心。

桂嬷嬷却突然笑道:“小主,皇上不爱浓妆艳抹,还是斟酌些。”

沐皖颍不由多看了桂嬷嬷一眼,兰嫔之前都那样说话了,桂嬷嬷还敢跟自己说这些?就不怕兰嫔知道?

但她还是感激地道:“多谢桂嬷嬷。”

几个嬷嬷点点头,也都纷纷出去吃茶了。

“倒是不知道这个答应会怎么打扮。”其中一个嬷嬷说着话。

她们一月里至少伺候好几位小主,为了求宠,贴花黄或是花钿都还好,一些主子别出心裁,贴鲜花的都有。

“不是说小门小户?大概不会打扮得多别致。”

“不过这沐答应倒是生得极好,老奴我伺候了那么多的主子,就这个皮肤细嫩得似掐出水一般。”

几个嬷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盏茶的时间,思索着差不多了,便陆陆续续回了房。

见到沐皖颍不过略施粉黛,描了几笔眉,点了朱唇,寥寥几抹珠钗于头上点缀,打扮得极其清丽,可她的面容更多妩媚,所以更显别致。

“沐答应生得可真是好看。”

几个嬷嬷纷纷赞赏倒将沐皖颍说得有些害羞,于是行半礼道:“还是嬷嬷们指点有方。”

沐皖颍长得好看,又会说话,嬷嬷们教她规矩起来便更是用心了。

临上了春恩车,还有嬷嬷不停告诉她该如何妥帖伺候皇上,反正总而言之,不过是温柔顺从。

沐皖颍听着这些话臊得脸红,连连道谢,火烧屁股地上了车,把几个嬷嬷逗得呵呵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